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专题 > 文艺讲堂

省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高晓晖在黄冈作协2017年总结会上的演讲

时间:2018-01-14  作者: 点击率:

作家的戒、定、慧

2018112日)

   我已经在黄冈前两年的工作总结会上与大家分享了两个题目,一个是《顺天理、壮文脉》,一个是《文学善养浩然之气》。今天再借黄冈这个气场很足的平台,与大家分享一点肤浅的想法,分享的题目是《作家的戒、定、慧》。

戒、定、慧是借用佛家的说法,佛家修行,一要通过持戒去除违犯性烦恼;二要通过修定去除困扰性烦恼;三要通过修慧去除潜伏性烦恼。作家的修行,不止于去烦,而在乎立志,为生民立命,为民族复兴,作家持守戒、定、慧,当是完成使命,履职担责的前提。

一、关于作家之戒

一戒初心不再。我们每一位写作者,都有自己的写作初心。也就是说,每一位写作者从提笔写作的第一天起,就在努力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为什么写作?巴金先生说写作是为“散播火种”:“我从它得到温暖,也把火传给别人。”当然,不同的写作者会有自己不同的答案,同一个写作者在不同的创作阶段也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是,每个人写作之初的那个答案,应该是相对一致的,为表达一份真情,表达一个善念,表达一种爱意,这就是文学的初心。文学的初心是温暖的,是写作者以文学的方式点亮一盏明灯,照亮自己的灵魂,以获得内心的明澈与安宁。可是,文坛不是净土,不可能与世隔绝,文学的初心常常会被种种非文学的因素冲淡,消解。名利心、功利心常常会构成对文学初心的直接伤害。因此,初心不再,时有发生。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文艺工作者,“要珍惜自己的社会形象,在市场经济大潮面前耐得住寂寞,稳得住心神,不为一时之利而动摇,不为一时之誉而急躁,不当市场的奴隶,敢于向炫富竞奢的浮夸说‘不’,向低俗媚俗的炒作说‘不’,向见利忘义的陋行说‘不’”。总书记的讲话一针见血,很有针对性。强调的是不忘初心。初心不再,是为文者之大忌,也必是作家所持之戒。

二戒“三观”不正。所谓“三观”,即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做人重在“三观”,当作家更重在“三观”。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三观”的培育者,没有正确的“三观”,不可能创作出滋养“三观”的优秀作品。我们主张唯物辩证的世界观,向上向善的人生观,求真求美的价值观。“绝不做亵渎祖先,亵渎经典,亵渎英雄的事情”。作家当下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天赋、不是技巧,而是其内心所蕴藏的理性之光、正义之光和善良之光的能量是否足够强大。唐代刘叉有一首诗,“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诗人说,阳光之下,人世之间,路见不平,我胸中可有敢亮之剑?

“三观”不正,作家笔下难免出现历史虚无,人生灰暗,价值扭曲,所以,作家不能不引以为戒。

三戒胸襟狭小。孟子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说明眼界决定胸襟。视域的大小又取决于站位的高下。所以,作家要始终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离开火热的生活现场,在恢宏的时代主旋律之外茕茕孑立,喃喃自语,不可能呈现作家的大胸襟,大气象。作家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的艺术想象力,同样需要博大的胸襟作支撑。水积之不厚,负舟则无力。鲲鹏扶摇九万里,没有南冥之水的托举是不可能实现的。

新时代要求作家有大气象,大作为,胸襟狭小,不足以担当新使命,理当戒除。

四戒随波逐流。作家是社会的良心。当社会被流俗污染时,还有一群人保持着心灵的高洁,他们像莲花一样出污泥而不染。当恶势力成为社会强势的时候,还有一群人在坚守灵魂的底线,这就是陈毅诗的意境:“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如果作家陷入低俗、庸俗、媚俗的泥沼之中,将会导致灵魂的底线失守,文学的正义与崇高,随风而去,作家的良知,付之东流,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学,将化为泡影。

作家王宏甲在巴黎中法文学论坛上有一个演讲,题目就叫《世界需要良知》。他说:“在我看来,文学艺术最大的社会作用,是在钱财横行、权势霸道,人的精神流离失所的地方,发挥拯救人心的作用。人的能力,包括经济能力和科技能力,都如同一个‘器’,具有工具的特征,而一切工具都是可以用来干好事,也可以用来作恶的。因而在一切工具之上,应该有能驾驭工具的东西,这种东西就是人的良知,它是唯一可以阻止这个世界倒塌的东西。”

文学通过拯救人心,唤醒良知来阻止世界倒塌。这是文学的使命。随波逐流、同流合污的作家,做不了中流砥柱,无法完成文学的使命。因此,随波逐流,也应是作家所持之戒。

二、关于作家之定

1、坚定文学信仰

所谓信仰,是我们深信不疑并执着追求的精神家园。文学信仰是不同于宗教信仰的。宗教信仰是一种神的崇拜,而文学信仰是人的崇拜。文学关注人的尊严,关注生命的尊严。文学以呵护人的尊严为天职。文学一方面高举讴歌人性美善与生命崇高的大旗,另一方面,又向人性的阴暗与丑陋,向损害和侮辱生命的恶行举起匕首和投枪。“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儒子牛。”这是鲁迅先生对文学信仰的生动阐释,也是为作家履责树立的标杆。坚定的文学信仰决定作家的品位,坚定的文学信仰决定文学的品质。所以,坚定文学信仰,是优秀作家最本质的规定。

2、坚守文学情怀。

关于文学情怀,我们不能理解为“小清新”,“小确幸”,而是几千年文学史上一脉相承的家国情怀和悲悯情怀。“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心系家国,胸怀天下,这是作家的本分。也因此,文学总是把礼赞家国,讴歌英雄作为永恒的主题。“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文学是弱者的伟业。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被侮辱被损害的小人物形象,不胜枚举。悲悯生命,悲悯人生,这是作家不可须臾或缺的情怀。

3、坚守内心宁静。

内心的宁静,是作家之定的根本。宋代程颢《秋日》诗:“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鲁迅说,“静观默察,烂熟于心,然后凝神结思,一挥而就。”我们说作家要有定力,其实说的就是静观之力。当下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何等的急迫,何等的喧嚣,红尘滚滚,使每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身心的浮躁,成为常态。可是,对于作家而言,必须是一群身在凡尘心在天庭的人。不论红尘如何喧嚣,作家却不能不放慢脚步,以静观的方式等待时代的灵魂。作家不能因时代的喧嚣而失魂落魄。

作家之静,关键在守一,清代画家石涛在他的画语录中,特别强调“蒙养”。即“以蒙昧隐默,自养正道”。蒙,是物之稚,也就是童心,初心。去掉分别心,忘却荣辱得失,超越自我,返璞归真。作家心归于静,才得静观,才生定力。

三、关于作家之慧

1、以对人间正道的书写体现发现生活的智慧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作家所面对的是无限的书写空间,生活的斑剥、繁杂,考验作家发现生活的智慧,考验作家撷取生活的能力。写什么,并非取决于生活的呈现,而是取决于作家主体的发现。生活中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一定是有“戒”的规范,有“定”的信仰,有“慧”的蕴涵的眼睛。只有这样的眼睛才能够“从平凡中发现伟大,从质朴中发现崇高”,才能“在幽微处发现美善,在阴影中看取光明”。因此,发现生活的智慧,必以对人间正道的书写来体现。作家之慧的第一要义就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2、以独辟蹊径的艺术追求体现文学表达的智慧

创新,是文学的生命。求新求异,独辟蹊径,是文学的本分。不忘本来,吸纳外来,面向未来,是创新的原则。从这样的原则出发,文学的创新需要建立时间与空间的研判坐标。从时间的角度,需要叩问历史,触摸现实,探索未来。从空间的角度,需要赓续本族、本土的文化传统,吸纳异族和异域的创作经验,以他山之石,攻己之玉。沿着与天地融通,与历史对话,与时代共振,向生活致敬的路径,彰显作家的主体精神,张扬作家的创作个性。张承志说,“向山河学习,向底层学习,向鲜活的民众的生存学习,向被忽视的‘少数’和‘他者’学习,向包围着我们的世界学习,向过去漫长、未来更前程未卜的历史学习---这就是我摸索的道路。”(《致一九七八》)张承志的道路,印证了作家创新的路径选择。“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作家艺术创新的不懈追求,是作家之慧的重要体现。

3、以超越现实功利的达观体现创作评价的智慧

浮躁,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通病,同时,也是作家面临的严峻挑战。浮躁病的产生原因,十分复杂,社会急剧转型,造成人生观、价值观失衡应该是产生浮躁病最主要的原因。作家的浮躁病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现实功利心膨胀,导致文学初心的迷失。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一些人觉得,为一部作品反复打磨,不能及时兑换成实用价值,或者说不能及时兑换成人民币,不值得,也不划算。这样的态度,不仅会误导创作,而且会使低俗作品大行其道,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因为浮躁,所以“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粗制滥造”,因为浮躁,所以花拳绣腿,投机取巧,沽名钓誉,自我炒作。所以,克服浮躁,超越现实功利,考验的是作家的定力,实际上也体现作家自我评价的智慧。费孝通先生说,“文章千古事,万顷一沙鸥。”姚雪垠先生有一个座右铭:“生前马拉松,死后马拉松。”他说,“耐得寂寞才不寂寞。”这是一种达观,一种淡泊,更是一种智慧。

关于作家的戒、定、慧,我作简单的归纳就是:所谓“戒”,说的是戒初心不再,戒“三观”不正,戒胸襟狭小,戒随波逐流。初心不再,为持戒之首。所谓“定”,说的是坚定信仰,坚守情怀,坚守宁静。内心宁静,才是定力之本。所谓“慧”,说的是发现生活的智慧,艺术创新的智慧,自我评价的智慧。要我看来,作家的戒、定、慧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以戒促定,以定生慧。这就是三者之间的内在逻辑。

最后,我想引用《三国志·王昶传》的一句话与各位共勉:“朝华之草,夕而零落,松柏之茂,隆寒不衰。”

希望我们都能修炼成“松柏型”作家,始终保持刚劲的姿态,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 Copyright(C) www.hgw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C)黄冈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地址:黄冈市七一路市委大院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354497
  • 鄂ICP备14001732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