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 摄影家协会 > 协会动态

方华国:灾区六日行

时间:2016-08-03  作者:方华国 点击率:

IMG_20160715_145956.jpg

619一场大暴雨侵袭了大半个黄冈,也牵动着我的神经。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我深知在这百年一遇的强降雨过程,会有许多人因暴雨而受灾,被迫离开家园。但是,也有更多的人在大灾面前不退却,而是主动投入到抗洪救灾的队伍中去,为抢救人民生命财产而尽自己的努力,这是一个彰显生命力量的时刻,这是一个展示人间大爱的时刻,作为摄影人有义务用自己的镜头留住在这关键时刻发生的每一个感人的瞬间。无奈单位安排值班不能外出,我内心焦急万分。

随着降雨的持续,各地汛情不断严重,71一个白莲水库第一次八孔排洪的消息震撼着我。我立即把摄影器材整理好,准备出发,赶往浠水白莲镇进行跟踪拍摄,这时接到办公室电话通知2日上午要参加会议。2日上午开完会,我就请协会副秘书长朱强迅速起草一个关于征集全市抗洪抢险摄影作品的通知,号召全市广大摄影爱好者拿起自己手中的相机,记录身边抗洪救灾好人好事及灾情实况。

_Z0A8787.jpg

第一天

77终于有时间了,在征得单位领导同意后,我邀约郑成锵、黄均明、曹杰三位摄影师一同赶到蕲春县蕲州镇,蕲春摄影家协会主席张蕲带领我们来到八里湖三见湾小学抗洪部队临时驻地。这是一个早就废弃了的学校,校园里杂草丛生,操场边有两面红旗在迎风飘扬,操场上一字排开的是战士们刚脱下洗过的军鞋,一位战士轻轻走过来告诉我们不要大声说话,因为全部战士刚刚躺下入睡。这支部队在罗田已经紧张的战斗了几天几夜,来到蕲春后又连续作战了一天一夜,实在是太疲劳了。我们蹑手蹑脚地来到校室门口,室内的一幕让我们惊呆了,一块塑料彩条布铺在地上,十几个战士各种各样的姿势酣然入睡,睡得那样香甜。校室内也没有空调电扇。看到此景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一会儿部队政委来了,我们与政委开始交流了解他们参加救灾的情况,外面突然涌进来一群人,他们是蕲春县城“轻舞飞扬”舞蹈队的队员们,通过QQ群联系购买了食品、饮料、胶鞋等物资特地从县城赶过来慰问部队官兵。当他们看到战士们全部躺在地上睡觉时,无不十分震惊,有位年龄大点的女同志说:我的孩子这个年龄还在我们怀里撤娇,他们也是父母所生啊!

在与政委交谈中得知八里湖沙进村有三百多名村民被转移到蕲州镇中学安置,我们立即赶到蕲州镇中学,一进校门就发现沿途建筑物的墙上都有用红纸写的引导标识:沙进村灾民安置点由此进。按照标识引导我们来到一栋学生宿舍楼前,只见花坛边上坐着许多老人在一起闲聊,几个小孩子在一起玩耍,宿舍楼上一条醒目的大红标语:“人间有爱,这里是你们温暖的家”,墙壁上张贴了一面墙的“洪涝灾害卫生防病知识宣传栏”,防汛救灾医疗点的牌子也竖立在宿舍楼的门前,每一个宿舍门口还张贴有“灾民日常生活守则”、“灾民住宿安置表”、“灾民服务工作值班表”,心里立刻升起一股暖流。村民们很开放,热情欢迎我们参观他们的宿舍,里面的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我看见里面主要都是老年人和妇女儿童,一脸迷茫,一位大爷立刻告诉我,村里的年轻人几乎全都外出打工去了,听说村里被淹了很着急,想回来看看,但听说家里全部搬到安置点里来了,为了不给政府增添压力,就没有回来。两位志愿者扶着一位老奶奶到室外活动,我上前询问:老人家高寿啊,在这里住得怎么样啊?老奶奶精神很好,满脸笑容地说:我今年八十四岁了,经历过很多次洪水了,政府救灾的能力越来越强了,对我们安置得也越来越好了,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啊。

正说着,蕲州镇政府镇长陈青来到灾民安置点检查安置情况,他一个个宿舍查看,与村民们交谈,安抚村民们的情绪,提醒医疗人员密切注意村民们的身体健康状况,有问题要及时报告。一会儿楼外响起了一阵三轮车的轰鸣声,我们往外一看,一辆兰色的三轮车满载着货物停在宿舍楼外,随后来了七八位身着红色上衣的年轻人把车上的物资往门口搬,经打听才知道这是蕲州商会的会员们组织捐赠的生活物资,搬完货物后他们又静悄悄地离开了学校。

五点半安置点开饭了,我们跟着灾民们来到学校食堂,只风食堂外竖立一块红色提示牌,上面提示灾民进餐时间是:早餐,7点至8点;中餐,11301230;晚餐,530630(准确时间是1730——1830)。村民们陆续来到食堂排队取饭,每人一份米饭两份菜,一晕一素,镇里安排有人维持秩序,饭堂正中央有两个大铁桶,里面是番茄蛋汤,也有一个人负责给大家分发。只见一个大约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拿着一个碗来要打汤,几个大人看见怕烫着她,立即帮她把汤打好后送到她的座位上。包菜不够还可以去添加,整理个食堂里秩序井然。

从安置点出来,张蕲主席又带我们来到了赤东湖受灾点,只见眼前一片汪洋,张主席说,这里原来都是大片良田,那些村民都居住在这里,我再仔细一看,大片水面中央有一排排红色的楼房房顶,整栋楼房全被淹在水下,触目惊心!村民们的损失多大啊!一艘救灾船几乎是在房顶上划行。

_82A6196.jpg

 

第二天

78我们六点钟起床,在路边一个小店每人一碗手工面后赶到八里湖半山村,听说这里有一段堤坝危险,上午要抢修。从蕲州大道进入半山村只有一条大约三米宽的村级公路,半山村村支书带领几位同志已经在那里作前期准备工作,土石方运输工程车正在往这里运送加固堤坝的材料,据一位当地村民说,为了加固堤坝提供土方,她家的近两亩栽有柑橘的旱地全部被起土废弃,一位村民说,她家渔塘被淹,投资十几万完全打了水漂。但是她们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她们都说:现在政府政策好,只要有人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我们从蕲春回来后,立即编发了一条微信《大爱无疆——黄冈市摄影小分队蕲春采访记实》,引起了广泛的影响。

_Z0A8787.tif

 

第三天

79日,我又邀上摄影师郑成锵早上六点半从黄冈出发,赶往罗田县进行拍摄采访,罗田是这次洪涝灾害的重灾区,尤其是九资河镇和天堂寨风景区,日降雨量均超历史最高记录,受灾十分严重。我们刚一赶到罗田县城,听说罗田林业系统正在组织第一阶段抗灾表彰和第二阶段誓师大会,我就决定先采访誓师大会现场再去天堂寨,罗田林业系统有四个国有林场,都是旅游风景区,这次都不同程度受到洪水冲击,在抗灾救灾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先进典型,他们表彰了先进,还对部分贫困村进行了现场捐赠,全体机关人员面对党旗重温入党誓词,气氛十分感人。在这次抗洪抢险过程中,罗田林业系统涌现出了很多先进典型,如青苔关林场桃园工区主任李前进,这次抗洪抢险表现突出,不仅第一时间到工区排险,还协助转移群众1942人,被批准火线入党;森林公安干警吴新文在抗洪抢险的水库大坝上,听到他岳母被泥石流掩埋的消息后,没有离开,而是拭去泪水,扛起沙包继续投入到大坝抢险之中。

     大约九点钟,我们就来到了大河岸三河口,这里河中间的一道拦水坝被洪水完全冲毁,河边的罗九二级公路也被冲毁一半,我们看到的只是冲毁后的惨状,正在拍摄时,罗田县委书记汪柏坤带着大河岸镇党委书记方志东从河对岸走来,汪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在罗田当旅游局长时他是常务副县长,对我的工作很支持,我们交谈过后他又奔赴薄刀峰风景区去督办水毁旅游公路修复工程去了。

     十点半左右,我们在天堂寨风景区总支书记韩峰的带引下,来到了竹林深哲人峰索道下站停车场,一个巨大的泥石流把整个停车场冲出了巨大的缺口,清理出来的乱石堆成了一座小山。沿途都有挖掘机和林场工人紧张地进行灾后复建工作。老寺庙工区一栋职工宿舍被一个泥石流摧毁,现场只是一片废墟,当时一对老年职工正在做饭听到屋后有巨大响动,觉得不对,开始往外跑,刚到门口,房子就倒塌了,把他们压在里面,当救援人员从废墟里救出他们时,一位经抢救无效死亡。听到这些不幸消息时,我的心情十分沉重。

当我们来到天马路大塌方前,再一次被眼前的情景震撼,近十块一百立方大的巨石在泥土的裹挟下,横亘在公路上,把一条十米宽的公路一分为二,韩书记告诉我们根据专家测定,这处塌方有大约三万方土石方,完全清理需要一段时间,主要是近十块巨石的破碎工作量大。一位工人正在巨石上进行爆破的前期准备工作。

在微信中我了解到英山吴家山景区也受灾严重,我想到了天堂寨,不如顺便到吴家山去看一下,十二点半,我们来到英山南武当前,只见太极广场前的一水沟损毁严重,通往太极广场的桥梁已经被掏空。道家思想强调无形力量胜有形,大自然再一次印证了这一真理。

下午一点半我们回到天堂寨风景区,匆匆吃过午饭后,又往九资河赶。刚进入九资河镇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慑,只见镇区中心一座人行吊桥被洪水彻底摧毁,钢缆被洪水冲断,镇中心的美丽的九资河两岸河岸被冲垮八处,每处都有约三十米长七八米深,路基下面的管道设施完全裸露在外。原来河中心因两道拦河坝形成的美丽水面,现在都变成了一片沙滩,河心亭下堆满了被洪水冲下来的树木,有两棵树干有水桶那么粗。一台大型挖掘机在河中清理河道,为恢复水毁工程作前期准备。拍完镇区灾情后我们来到九资河镇政府,镇党委书记毛鸿志早已等着我们,老朋友见面简单叙过就进入正题,他介绍了全镇受灾的大概情况,他说最危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昨天下午镇里开了恢复生产建设动员大会,镇里当前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受灾严重的村组迅速恢复生产,重点水毁工程主要还是要靠机械化作业,具体受灾情况你下去看了就知道。由于他没有时间陪我们,就安排副镇长何晓艳给我们带路,去拍灾情最严重的七里河村和关基坪村、杨家坳村。带路的何晓艳同志是广西美女,大学毕业后来罗田扎根九资河基层,在这次洪水来临时,带领干群激战72小时,救出转移25名群众,一时成为新闻人物。在她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七里河村,只见沿路河堤尽毁,公路毁损大半,部分水泥路面下面的土壤被河水掏空,河水改道,大片良田变成了河滩,河道中的树木树皮全被山石河水冲撞得全无,发白的树干苍凉地站立在河堤旁边。何镇长一路介绍灾情,一路讲述那惊心动魄的72小时感人故事,我们问她,在漆黑一团的夜晚,面对着咆哮的洪水,怕过没有。她笑着说,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下,根本没有时间怕,因为山里住着十多户人家有几个村民随时都有被洪水卷走的可能,作为党员干部担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轻轻几句话却深深地震憾了我的心灵。

下午四点半,我们来到了关基坪村的紫薇山庄,这里是闻名遐迩的大别山古名居建筑群,总建筑面积有近万平方米,集中了徽派建筑的文化精华,吸收了大别山地方民居建筑的元素,距今已有460多看的历史,是许多建筑学院研究的活标本。村子前面有一条美丽的河流呈半月形绕村而过,号称玉带水。就是这条玉带水这次也同样遭受了惨重的损失。河堤被冲毁,绕河游步道冲得只剩只块破碎的水泥板横乱的摆在那里。杨家坳村口两条河流交汇处完全被山上冲下来的巨石堆满,道路变成了乱石滩。我们正在拍摄灾情现场,看见远处有一几个人正在比划着什么,走近了才知道是九资河政府叶锦明镇长陪同省财政厅郑处长察看灾情,当我们来到杨家坳一座水毁的桥面时,看到几个广电员工正在架设电缆,修复光纤线路,他们说,大雨一停他们就下来了,已经工作好几天了。我看他们一个个皮肤晒得黑黑的。从杨家坳返回时碰上在这个驻点的张敏搭我们的车返回镇里,谈起这次灾情,她没有半点气馁,只是满满的信心,她说,大灾过后,自己把村里受灾情况在朋友圈里转发,并发动大家捐款,短短几天就已经筹款过三万多元。我心里在想,正是这些脚踏实地的基层干部为共和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五点半,我们来到了罗家畈村的一片天麻种植基地,大约有五十亩左右的天麻正值生长期,一场洪水将其完全淹没,有的种料干脆被冲走了,只剩下一田泥沙。一个姓李的老板带领村民们正在认真地清理天麻田,取走浮泥,整理麻料,李老板说,他们一家今年投资近二十万元,麻料冲走一些,由于雨水浸泡糜菌疯长,估计要减产一半以上,顿一顿他又说,不过,今年到处都在受灾,天麻总的产量肯定也要下降,到时价格可能会上扬,这样也能平衡一些损失。

我们在九资河拍摄到晚上八点半才开始返程,一幕幕惨重的灾情象电影一样不时的在眼前回放。

_Z0A8787.jpg

 

第四天

武穴市有两个水袋子,一个是武山湖,一个是太白湖,防汛任务十分艰巨。武穴防汛指挥部为了加强防汛人员的信息共享,建设了一个叫“防汛抗旱”的微信群,市委书记郝胜勇把我也拉进了群里,使得我能及时了解武穴汛情和阵前战况。14日一则武山湖一处堤坝出现险情,武警官兵正在赶往现场的消息吸引了我,我立即打打电话给郝书记说,我们黄冈市摄影家协会准备组织几名摄影家赶往武穴抗洪第一线进行采访拍摄,请求给予支持,郝书记二话没说,立即安排武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朱碧浩同志负责协调带路。715早上八点半我带领市摄影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陈永斌、摄影师郑成锵、姚苏文从黄冈出发,九点五十赶到武穴市花桥镇政府,朱部长和镇纪委书记带我们第一站采访安置在花桥中学的转移群众,安置情况与蕲春看到的情况差不多,群众情绪稳定,环境干净卫生。第二站我们来到太白湖旁的刘常村,有三十多位男女村民正在湖堤上搬运石籽,运往需要加固湖堤的地方,湖水离堤坝顶部大约只有半米高,朱部长说武穴太白湖的压力很大,浸泡时间过长,随时都会出现崩塌的可能,一刻也不能松懈。下午我们转移到武山湖的朱华圩,车辆刚到堤前,天上乌云压顶,狂风大作,武山湖的湖水掀起巨浪拍打着本已脆弱的湖堤,我穿上雨衣和姣鞋,拿起相机来到湖堤上,大风吹得人很难行走,但是我看到湖堤上仍然有两个人在巡堤,堤上的值班帐篷被风吹到湖里去了,他们的衣服全部被淋湿,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干脆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在大堤上巡查,我踩着泥泞走到他们跟前询问,得知他们是武穴市环保局石佛寺分局的职工,年长者叫陈建堂,今年53岁,他们已经在这段堤坝上坚守了半个月。

四点钟左右,我们绕过城关来到武山湖的百米港,中部战区舟桥旅的官兵们正在这里作业,一部分士兵手拿铁镐将沙土铲起装进另一些士兵提着的塑料袋子里,还有一些士兵专门负责用塑料带把装有沙土的袋子扎紧。负责现场指挥的葛营长告诉我们,他们这个营已经连续转战了好几个地方,战士们仍然斗志昂扬,决心打好每一场战斗。一会儿几大堆沙土全装进了沙袋,营长一声令下,战士们开始将沙袋往大铁船上搬运,再运到远方的堤坝上去。我正在大堤上拍摄,突然听到朱部长电话叫我,说是武穴市委郝书记来了,我回头一看不光是郝胜勇书记来了,还有一直战斗在武穴防洪抢险一线的黄冈市委常委市纪律书记王立兵、黄冈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何东英、中部战区某旅副旅长饶学峰等领导同志一起来到现场察看堤防情况。王立兵书记紧握着我的手说,你们摄影家深入抗洪救灾第一线实地采访拍摄,值得肯定,你的微信对其他地方抗洪采访报道我都看了,图片很有说服力,很有感染力,现在你来到了武穴抗洪一线希望你能再现全体官兵干群抗洪抢险的感人场面。王立兵书记一直在抗洪一线指挥战斗,皮肤被太阳晒成了油栗色,穿着一身迷彩服使他的身材更显魁伟,他刚从宣传部长转任市纪律书记,留给我的印象是脚踏实地、朴实无华、亲民爱才。临走时,他还举起自己的手机为我拍了两张照片,一会儿就在微信里转发给我了。细微之处体现一个领导者情怀。

为了加快装船速度,两个战士拎起一个沙包真接往铁甲船上抛扔,沙包在空中象篮球一样飞向铁船的船舱,为了拍到这一场景,我冒险上到铁船上,站到船舱的正中央靠边水一边,从镜头里看沙包象是直接向我面前飞一样,其实每一个沙包就落在我的脚前,只要战士用力再大一点,就完全抛在我身上了,陈永斌主席看状大喊:方主席,注意安全啊!这时一个沙包用力不够,掉在了前面的船沿上,沙包破开了,沙土飞溅了我一身。等我回到堤岸上来时,陈永斌主席已带姚苏文转到另一场地去拍电力工人抢修电力设施去了。我们正准备去与他们会合,在车上我收到武穴市“防汛抗旱”微信上一条消息,防守朱华圩的武穴市委常委统战部长雷洪说:朱华圩湖堤出现浪崩险情,武警战士正在赶往现场支援,浪高达2米,我跟朱部长说,我们不与陈主席会合了,直接赶往朱华圩,七弯八拐,快六点才到达险情发生地段,果真是风高浪急,巨浪不停的拍打着在水中浸泡二十多天的堤岸,好几处堤岸已经出现崩塌,一处有几十米长,武穴战士们正在紧张的装填麻袋,崩塌处已有近二十名战士跳入水中,一面用身体筑成人墙,挡住水浪对堤坝的继续冲涮,一面用巨幅彩条布把堤坝紧紧包住,岸上的战士将沙包丢进水中,在水里的战士再将沙包用绳子与彩条布捆在一起死死压住,以此阻挡水浪对堤岸的长期冲涮,防止出现二次崩塌甚至是溃堤。每一个崩塌处都有一名安全员负责不停地清点水中战士人数,防止被巨浪卷走。战士们都是一身汗水一身泥,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雨水。在拍摄时我注意到在一片迷彩服中有一位身着黑色雨衣的长者,也一直在水中战斗,于是我和郑成锵走到他跟前,向他打听情况,原来这位长者是朱华村治保主任陈节华,1954年生,今年62岁,他已在这个堤段战斗了半个多月了,经常是同解放军战士一起在水中作业几小时不上堤。七点钟我们离开朱华圩堤坝,九点半左右返回黄冈,武山湖的涛声、战士们的吼声一直在我的耳边萦绕。

_82A6474.jpg

 

第五天

717上午九点钟我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一道来自武穴“防汛抗旱”微信上的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黄梅濯港考田河堤坝于今日凌晨溃口近八十米,大片农田被淹”。我当即决定赶赴现场进行拍摄采访,于是先向郑光文局长说明意图并请假一天半,然后,打电话邀上摄影师郑成锵、曹杰,整理好设备立即出发,十二点半到达黄黄高速蕲春服务区,买了三碗手工面当中餐,大约下午二点钟左右在黄梅县文联主席王敏军和黄梅县摄影家协会主席徐华的带领下,来到濯港镇,进入考田河的乡村公路已经被解放军战士管制,只准运送物资车辆进入,我们只要步行大约三公里路进入到溃口处,考田河溃口位于太白湖与考田河交汇处约三百米处,考田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弯,上游的河水迎面长时间对河堤进行冲撞,形成巨大压力致使河堤溃口。河堤上站满了人,一问大部分是黄梅县城建系统员工组成的抢险突击队队员,黄梅县监理公司老总看见我们扛着长枪短炮,主动送来矿泉水,并给我们介绍情况,他说溃口处水流很急,上午进行过一次下栅抛包封堵,湍急的水流把钢精栅栏直接挤弯了,庞大的挖掘机也差一点拉进了水中,现在武警部队和舟桥部队首长及黄冈市县领导正在指挥部研究切实可行的封堵方案。我们来到溃口的东端,只见河堤上堆满了钢管和栅栏一台大型挖掘机停放在堤坝上,溃口中湍急的水流正在快速的向田野中漫去,据报已淹没近万亩良田,转移群众4000多人,还有群众在转移中,溃口的边沿有一道裂缝长约六米,靠近溃口四米多的位置有一根钢管形成了围杆,禁止人员进入危险地段。

下午320分,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黄冈市政协副主席詹汉彬匆匆来到溃口北端,与部队领导进行交流和研究,当得知武警水电部队副政委董汉民已到黄梅防汛抗洪前线指挥部时,他又转身往那里赶。从新闻中得知刘书记从6.19特大洪水以来,一直转战在防洪抢险一线,刚才明显感觉到他有些消瘦和疲惫,他是一位学者型领导,在黄冈做了许多老百姓有口皆碑的业绩。5点过10分,武警水电部队副政委董汉民带领七支队四支队和三支队的领导来到了溃口现场,根据刚才在总指挥部研究的方案,他们现场再进行祥细筹划分工:1、从现在起开始抢修土石方运输通道,确保有车辆能够双向行驶(原有道路只有三米宽),同时准备好封堵所需土石方材料;2、从南北两端用大型挖掘机对溃口堤坝进行包头处理;3、从明天早上起开始填方封口,争取两天之内完成封堵任务。我们六点钟离开溃口处,回到驻地休息。

_MG_6586x.jpg

 

第六天

为了能够提前进入堵口现场进行拍摄,我们18日早晨五点钟起床,在街上一个早点摊上买了几个馒头就出发,昨天进入堵口现场的道路已经被洪水淹没,无法通行,我们在黄梅县摄影蔡秘书长和摄影鲁再红的带领下,通过另一条道路步行来到溃口的西端,只见这里昨天被洪水冲洗成垂直状的堤岸今天已经被推成了一个平缓的斜坡,水电武警部队的欧阳副支队长在认真指挥调度,原有的堤坝大约只有十米左右宽,现在溃口濒水端被整出了一个约有二十五米左右宽的斜坡式作业平台,中型货车可以在这里掉头了,欧阳副支队长说,这还小了还得继续加宽这个平台,要让大型货车能在这里掉头,确保大块石料能投入到溃口湍急的水流中不致被立刻冲走。他们这支部队是刚从九江转战过来的,是久经沙场的工程老兵,作战经验丰富,调度指挥有方。欧阳副支队长说,由于溃口水流过急、过深,预计完全封住溃口要到19日至20日才能完成。因为我要回家上班,不能目睹溃口合垅的那一刻场景,甚是遗憾。后来从新闻中得知,考田河溃口于20日早上630准时合垅。

六天的现场采访,所见所闻虽然是黄冈2016抗洪抢险宏大壮举中的冰山一角,但是已经足以让我震惊、感动、敬佩。震惊的是这次洪灾对灾区人民造成的损失之深重和惨烈无比之程度触目惊心;感动的是人们在灾难面前所展现的团结互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大爱情怀让人为之动容;敬佩的是部队官兵、灾区党员干部在大灾面前的舍生忘死、奋勇拼搏、无私奉献的拼搏精神令人心生景仰。此次洪灾中,冲锋在抗洪一线的几乎都是党员干部,有的党员干部再次喊出了“跟我上”、“有我在,你们不要怕”的声音,有的党员干部干脆就倒在了抗洪前线。在人民需要的时候,他们做到了为了人民利益牺牲自己一切的诺言。他们用自己的平凡而又伟大的行动,向全社会诠译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生命源泉为何总是那样充满生机和活力!

不过我们在采访中听说在大家都集中精力防洪抢险时,也发生过一些不协调的现象。比如,党员干部在冒着生命危险帮助群众转移时,一些年轻人在旁边若无其事的打牌,甚至还说“你们干部怎么现在才来呢?吃国家饭做么事?”;有的地方党员干部武警官兵在奋力抢险,不远处还有人在泰然地垂钓;有人在抗洪抢险需要砍伐自己责任山林作抢险材料时,持刀相向;抗洪抢险、防汛值班巡堤的都是党员干部,少有普通村民参加,有村干部组织村民出工,他们开价130元一天。基层干部反映,国家有一部防洪法,但俱体执行起来难落实,许多细节没有界定公民在国家遭遇洪水等灾难时,普通公民应该尽哪些义务,否则应付出哪些成本,灾后恢复生产和重建工作应该如何分工,国家、集体和个人各应负责什么任务。农村基层组织如何加强,经济私有化后,遇有重大灾难、事件和战争时,对农民应该如何组织。这些问题值得执政者思考。

作为一个拥有三十四年党龄的老党员,通过这次灾区六日行,接受了一次深刻的思想教育,使我真切的感觉到,久坐机关的同志真的有必要常到基层去走走,接接地气,才能倾听到大地的呼吸,才能永葆工作的动力、思想的活力,政治的定力。

 

  • Copyright(C) www.hgw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C)黄冈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地址:黄冈市七一路市委大院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354497
  • 鄂ICP备14001732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