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作品 > 文学 > 新作在线

父亲的“吉祥三宝”

时间:2016-07-27  作者:陈训金 点击率:

又是一个油菜花香的季节,家乡田间地头到处一片金黄。我站在父亲的墓前,凉悠悠的春雨拌和着菜花清香,轻轻地打在脸上,浸润着我的心田,我不停地追思着父亲留下的“吉祥三宝”和那些不平常的故事……

三十二年前的二月,那是我家最悲伤的一个月,父亲和母亲在二十八天内先后病逝。父亲走时年纪刚过半百,母亲只度过四十五年光阴。两位老人走得那么匆忙,没给儿女们留下什么丰厚的遗产,只留下了父亲生前用过的平水、五尺、砌刀三件极为普通的劳动工具,但对我来说,它们有着极不平凡的意义,是父亲留给我的“吉祥三宝”,我视它们为珍宝,珍藏在家中、烙在永恒的记忆里!

父亲在父辈中排行老四,个头不高不矮,皮肤黝黑,脸上有几个不明显的小麻点。他为人厚道义气,性格执着,脾气倔强,村里人送他个绰号——“四麻子”,只要是他认准要干的事非干不可,发了“麻子犟”,九头老牛也拉不回!父亲开始不喜欢这个绰号,同辈人喊他“四麻子”,他爱理不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到后来,总是声叫声应,不仅不生气,反而笑眯眯、乐滋滋的!

我老家管泥瓦匠叫“砌匠”,平水、五尺、砌刀是砌匠随身必带的三件做活工具。“平水”是用来测量墙面水平度的,木头做的,长方形、扁扁的,较窄的一个侧面抠有一个小槽,槽内安了一个半瓶水的小瓶子,瓶子中间划有两条平行线,气泡居中,表示墙面很平。“五尺”是一根用杉木做成的方形长条木尺,整整五尺长,一面有墨线标明的尺寸刻度,它既可测量长度,又可防身辟邪。过去“砌匠”外出做工,起早摸黑,穿山越岭,有“五尺”在手,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砌刀不言而喻,就是用来砌墙的刀,长长的刀柄与刀身连在一起,都是铁打的,劈砖砌墙、和泥搨缝全靠它。

父亲是个砌匠,他的一手好手艺在老家一带很吃得开!他搭的“牌楼灶”,省柴、火旺、好排烟,受到十里八村的人们青睐。他砌的砖墙,面平线直,棱角分明,方圆得当,乡亲们认为他是福星,做新屋总喜欢请他去当“承脉师”(今称“包工头”),他亲手盖的房子,总会给主人家带来好运,财旺福旺!

靠挣工分过日子的那个年代,父亲当上了生产队长,垸子里人都很尊重他,他发号施令,一呼百应,开工、收工就他一句话,记多少工分也是他说了算,颇有一种“大将”范儿。虽说小队长算不上什么“官”,但毕竟是全队几十户人家的“领袖”,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那时,母亲生养了我们姊妹五个,尽管父亲和母亲没日没夜地忙活,家里还是年年超支,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小学三年级还没念完就无奈地离开了学校,回到生产队里放牛、看鸡鸭混工分。我每天一早起来,一手拿着竹竿、一手拿着书本,到两个垸子边田地里转悠几遍,把鸡鸭赶得远远的,不让它们下田啄稻麦,然后把牛牵到后山上吃草,坐在牛背上看书。父亲从小失去了父母,没有踏过学堂门,一生因为不识字不知折了多少面子、吃了多少苦头,难道他不明白读书重要的道理?他见我整天这么痴迷读书,时常愁容满面、唉声叹气,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不是滋味,我也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他心疼与无奈交织的酸楚!

就在我离别学校两年后的一天,我的一个在武汉长航工作的远房表兄来家做客,饭桌上他问父亲:“训金读几年级?”一向十分要强、快言快语的父亲一时沉默无语。我故意装作没听见,埋头吃饭,眼泪直在眼里打转转。父亲道出了实情,表兄当即表示愿意支持我复学读书。几天后,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父亲终于艰难地作出了决断:为了伢们将来有个好饭碗,不当这个破小队长,重操老本行,挣点钱让伢们上学!

就这样,我重新背起书包到松阳中学插班读书。每到夏天夜里,我在煤油灯下做作业,父亲总是一手拿着一把破蒲扇、一手拿着一条湿毛巾和我同坐在一乘竹床上,为我扇风赶蚊子,见我头上有汗珠,就轻轻地为我揩汗。到了冬天,父亲总是天还没亮就起床,帮我做早饭、烧“烘篮”,让我吃饱后带着“烘篮”去上学。每当父亲带着他的“吉祥三宝”外出上工时,我看到他渐渐走远驼耸的背影,顿觉得父亲像是一座挺起脊梁、顶天立地的高山,心里暗暗发誓:父亲,您辛苦了!儿子决不辜负您的期望,一定发奋读书,将来做一个有志气、对社会有用的人。儿子说到做到!”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初识父亲的人总以为他是个不大好打交道的粗人,其实,与他交往久了,你就知道他是一个很和气、蛮细心、爱较真、好面子、讲风格的人。他的一个徒弟曾经给我讲过令他一辈子难忘的故事:邻村一户人家做新房,父亲是“承脉师”,刚拜师不久的他随父亲上门干活儿,快到吃午饭的时候,父亲发现他砌的一段墙有几块砖同了缝(砖错缝墙才稳),父亲立马对他严肃认真地说:“拆了重砌!”他还在一旁发愣,父亲火了:“俺们做手艺的人,端了人家的碗、拿了人家的钱,就要对得起良心!”旁边的几个师傅和房东都来相劝:“几块砖砌同了缝冇得大碍,你就原谅徒弟一次吧!”父亲并没有因大家的好言相劝而放弃自己的决定,还是坚持陪着他将不合格的墙拆除重新砌好才去吃饭。父亲一生善结人缘,在老家砌匠圈里算得上是德高望重,每每有新屋“上梁出水”喝喜酒时,父亲作为“承脉师”理应上坐,可他总是谦让给比他年长的师傅坐首席,并主动敬酒。父亲是这样“训徒”尊长的,也是这样教育儿女的。他经常跟我讲,平水虽小,作用很大,它能测出“公平”;砌砖墙线要直、面要平,一层一层砌稳,半点不能马虎,这样房子才能结实、经得久,做人就好比平水和砌墙一样,要公平正道,要行得正、走得稳,这样才会有出息。父亲虽然斗大的字不识几个,可他讲的道理就好像家乡成熟的稻穗,看似浅显,却很深邃,字字句句沉甸甸的,让我一生享用不尽。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也由一名大学生成长为一名国家文化干部。这些年,由于工作缘故,我也亲眼见过很多宝物,但在我的心中,最珍贵还是父亲的“吉祥三宝”,因为它是父亲品格的象征,它是我家唯一的传家宝!无论我的家搬到哪里,我一直把它们珍藏在家中,让它们世世代代传承,直到永远、永远!

 

  • Copyright(C) www.hgw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C)黄冈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地址:黄冈市七一路市委大院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354497
  • 鄂ICP备14001732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