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坡文艺 > 第五期

脱帽,向中国人致敬(话剧小品)——根据钟丽思同名文章改编

时间:2011-11-21  作者: 点击率:

柳长青,黄冈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明办主任。
时间:上世纪90年代初
地点:法国巴黎第十二大学某教室
人物:周正华 —来自国内某大报社的记者,法国巴黎第十二大学的进修生,29岁
钟思齐—来自台北,法国巴黎第十二大学的留学生,女,25岁
维克多·来奥—法国巴黎第十二大学教授,50多岁

〔幕启。一间即将上课的教室。一张讲台,两张椅子一前一后地斜向着讲台。幕后是上课前特有的喧哗声。周正华坐在前张椅上,不时左顾右盼。钟思齐轻步上,走到周正华的面前有意放慢脚步。
钟思齐:(试探性地)您好。
周正华:(下意识地)您好!
钟思齐:(兴奋地)还真是中国人!什么时候来的?
周正华:我到巴黎三天了。我还以为您不是咱中国人呢,刚才(愿意压低声音)我把一个韩国女生当成中国人了。
钟思齐:您看,黄皮肤、黑头发、说着标准的国语,我不象中国人吗?我来自台北。可以认识一下吗?
周正华:哦,对不起!我叫周正华。从北京来。
钟思齐:我叫钟思齐。我老爸说我老家在山东临淄。
周正华:难怪叫思齐(站起来,主动和钟握手)见到您真高兴。
钟思齐:我也很高兴。您来之前这个班上只有我一个中国人,现在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国人了……哎,都开学两个多月了,您怎么才来?(坐下)
周正华:我们报社要我在巴黎做记者。我是来插班进修法语的。我得先过语言这一关。
钟思齐:今天就是法语课。每周的这个时候都是维克多·来奥教授的法语课。他是这所学校最有名的语言学教授,不过,上他的课还真不容易。
周正华:您是说法语基础不好跟不上?
钟思齐:这儿的人都怕上来奥的课!如果他不向您提问,那也许能算轻松。问题是,他每一次都要找人提问的。
周正华:提问有什么可怕的?
钟思齐:来奥提问刁钻古怪,令您意想不到。而且他的问题层出不穷,绝不重复。您要是能回答上来,他就穷追猛打,直到把您问得哑口无言,无地自容。您要是一问三不知,他就会当众变着法儿刺激您,甚至激怒您,使您无论怎样也要和他对上话,当然也会让您十分难堪。(看见周正华的脸色有变)还有,(压低声音)千万别顺着他的提问来回答,要答非所问,环顾左右而言他,不然就钻进了他给您下的套。(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他来了。(幕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周正华:哦。谢谢您的提醒。上完课我请您喝咖啡。
〔钟思齐未置可否,在座位上有意识地深吸了口气,端庄坐着。
〔满脸大胡子,头戴法兰西礼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眼镜,夹着几本书的来奥走上讲台。
维克多:各位好。今天我们将开始新的课程。(扫视教室)我看到这里似乎来了一位新朋友。还是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这位朋友吧,(目光直视着周正华)当然,如果这位朋友能够给我们荣幸的话。
周正华:(礼貌地站起来)尊敬的教授先生,各位朋友,我来自中国北京,我的名字叫周正华。今天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上课,请多加关照。欢迎各位到中国去旅行,我非常愿意给您当向导。(稀落的掌声)
维克多:(有意慢腾腾地走到讲台前,夸张地将两手插入裤袋,挺直了胸膛,提高了嗓门)我可以知道您来自哪个中国吗?
周正华:(有所警惕地)很抱歉,我不太明白您在说些什么,教授先生。
维克多:(目光直逼周正华,甚至还往前走了两步)我的问题很清楚,难道在我们之间还存在语言的障碍吗?我是说您从哪个中国来….
周正华:(霍地站起来)尊敬的教授先生,我们之间不存在语言的障碍,坦率地说,我对您这种法兰西的表达方式很陌生,很不理解。很遗憾,我并不以为这是一种可以让人开心的幽默!
维克多:(后退两步)我并不在乎您是否理解。确切地说,我只是想知道,您是来自北京中国,还是来自台湾中国?
周正华:(克制,却掷地有声地)只有一个中国!教授先生。
钟思齐:(姿态优雅地站起)先生,只有一个中国,这一点大家都知道,这是常识!
维克多:我已经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来自台湾,并且我刚刚还知道,这位尊敬的先生来自北京。你们分别来自两个不同的地方,对于这一点还需要争辩吗?我不知道,您,你们为什么要回避这样一个事实。
钟思齐:先生,我和我的这位同胞是来自不同的地区,但我们都是从中国来。我们是从中国的不同地区到这儿来的,这是不须回避的事实。您觉得,还有明知故问的必要吗?!(向维克多投入轻蔑的一瞥,坐下)
周正华:尊敬的教授先生,据我所知这所著名的大学有许多法国教授,在这些法国教授中有的来自里昂,有的来自马赛,有的就来自巴黎,尽管我不知道教授您来自法国的哪个地方。问题在于,这些教授来自法国的不同地方,难道您就认为他们来自不同的法国吗?
〔钟朝周投去赞赏的目光,并座椅向周那边挪了挪
维克多:我对这位先生对这所学校有如此了解深表敬意。我想,您一定知道,您刚刚说到的法国的这些著名城市都在法兰西大陆上,并没有什么将它们彼此分开。而台湾不是……
钟思齐:先生,您不会否认科西嘉岛是属于法兰西的领土吧。您一定知道在法兰西大陆和科西嘉岛之间隔着辽阔的地中海,就像中国的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隔着台湾海峡。我们的诗人说了,那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您的意思是说科西嘉属于另外一个法国,是这样吗?
维克多:我对这位美丽的中国小姐的说法感到震惊。科西嘉是法国的,尽管它有两个省。
周正华:台湾只是中国的一个省。
维克多:那么,周先生,作为中国人,您走遍了中国吗?
周正华:除了台湾省之外,先生。
维克多:那么,您为什么不去台湾呢?
周正华:我走遍了中国,但是我游不过那个小小的海峡,先生。等将来我们中国人建起跨海大桥,我会去台湾的。
钟思齐:是的,到时候我也会去北京的。先生,您愿意和我们同行吗?
维克多:我不认为您的邀请对我没有吸引力。我想请教周先生,您认为在台湾问题上,该是谁负主要责任呢?
周正华:该是我们的父辈,教授先生。那个时候他们还年轻哩。
维克多:(将半个屁股挨到讲台上,搓搓手)那么,依您之见,台湾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周正华:教授先生,我们的父辈还健在呢,我想我们(指指钟)没有资格剥夺父辈解决他们自己难题的权力。
维克多:我想,您不会否认邓小平先生该是您们的父辈吧。您一定知道,他将如何解决台湾问题呢?
周正华:教授先生,也许您已经知道,邓小平先生提出了“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我想,这样伟大的,空前绝后的政治智慧您是理解不了的。不过,在邓小平先生的桌面上,台湾问题并不是最重要的。
维克多:那么,在您看来,在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邓小平先生的桌面上,什么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呢?
周正华:依我之见,如何使中国尽快富强起来才是他最迫切需要考虑的。
维克多:(将另半边屁股也挪上讲台,换上一个显然是更舒适的姿势,并且将双手抱在胸前)我实在愿意请教,中国富强的标准是什么?这儿有二十几个国家的学生,我想,他们也一定和我一样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周正华:(将椅子往后拉了拉)尊敬的维克多·来奥先生。我知道您有一种法兰西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那也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我们中国要富强,不是要在世人面前炫耀自己的高贵和优越,不是要对别人颐指气使!中国要富强,最起码的一条是,任何一个离开国门的我的同胞,再也不会受到(下转第65页)(上接第71页)像我今天这样承受的刁难!我们中国人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欺侮!
   〔掌声,拍打桌椅之声骤然而起
维克多:(倏地离开讲台,脸上突现友好的笑容,眼睛明亮起来,径直走向周,将一只手放在周的肩上,与此同时,钟迅速地站到周的身边)坦率地说,我丝毫没有任何刁难您,使您难堪的意思,我没有也不能够欺侮您,我亲爱的先生。虽然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我不对中国抱有任何偏见,我只是想知道,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是如何看待他们自己国家的。您今天,不,你们今天让我,让我在座的朋友们获得了十分荣幸。(示意周、钟坐下,转身走向讲台)多年以来,我们都想知道,是什么使中国历经沧桑、历经磨难,而始终屹立我们这个世界的东方。中国比整个欧洲还要大,她的人民占了我们这个星球的四分之一以上,她的民族又是那样的众多,甚至语言也各不相同。但几千年来中国始终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无论是高山还是大海,无论是战争还是灾害,也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都不能使她的人民相互仇恨或者分开。今天,我,还有我的朋友们从这位英俊的中国先生和这位美丽的中国小姐身上终于找到了答案。所有的中国人是这样深深地爱着他们的国家!坚决地捍卫着他们的国家!我脱帽,向中国人致敬!
   〔教授脱帽弯腰行优雅的法兰西绅士礼
   〔热烈的掌声,“向中国人致敬!”的叫喊声
维克多:(示意安静)今天这节对话课,实在是我有生以来最精彩的一课!我会记住这一课的。我想,我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时间属于你们了,下课。(欢呼声起,维克多戴上礼帽走出教室)
钟思齐:先生,能请您喝咖啡吗?
周正华:好的,小姐!
〔钟思齐走上前来拽着周正华的左膀,并轻轻地摇着,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
   〔幕落

  • Copyright(C) www.hgw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C)黄冈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地址:黄冈市七一路市委大院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354497
  • 鄂ICP备14001732号 后台管理